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

航空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服务

医院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天使

银行业务题材年会搞笑小品《优秀

道路建设施工相关感人小品剧本《

4人诚信宣传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约

医院揭防骗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剧本《顾客至上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剧本《共创

公司企业娱乐演出搞笑剧本《欠款

道路施工题材感人小品剧本《深深

医院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柜台服务类娱乐小品《银

工程公司置业质量相关题材搞笑小

餐饮食堂业题材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诚信题材搞笑娱乐小品剧本《约定

医院年会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医院

供电局年会娱乐小品《为您服务》

建筑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娱乐感人小品剧本《爱岗

工程公司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剧本《

实现中国梦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工程建筑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小品《

医院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医务

银行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剧本《秋香

权益纠纷处理题材感人小品剧本《

基层干部勤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房地产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法

医院手术科年会娱乐小品剧本《手

银行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取号风波

老人娱乐演出心理剧剧本《缘份的

铁建公司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误会

公安机关年会娱乐演小品剧本《警

医院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坑爹

房地产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取

个人征信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建筑施工公司年会娱乐感人小品剧

银行年会娱乐音乐小品剧《我爱徽

医院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农民

知识产权保护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娱乐快板台词《歌颂公司

劳动者权益题材小品剧本《职工权

银行年会理财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医院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健康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影剧本 > 电影剧本《快门先生》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影剧本   会员:SUYU   作者:柴晓春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8/11/8 14:52:05       最新修改:2018/11/8 14:52:05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影剧本《快门先生》

           电影剧本《快门先生》

 

【正文】

1、林鸢家天台  黄昏  外(人物:少年林鸢 外婆

(特写)一支画笔蘸了水彩,正在画板上描绘着小镇黄昏的风景。

(叠化成实景)天边的火烧云绚烂夺目,千姿百态,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天色渐晚,镜头回摇,掠过车水马龙的街道、阑珊的灯火和屋顶上暗沉的瓦片,定格在一个系着红领巾的稚嫩少年脸上。

少年名叫林鸢,他穿着短裤衩,赤着脚,屏息凝神,专注地画画。由于是盛夏时节,空气燥热,他额头上汗水涔涔,脸颊憋得通红。

当夕阳隐没在地平线,火烧云褪去最后一抹亮彩,林鸢仰起头,望着暮色烟笼的天空,惆怅地叹了口气。

(画外音)身后传来拖沓的脚步声,是外婆踩着橡胶凉鞋走上来。外婆满头银发,细瘦的腰板微微驼着,手腕上戴着佛珠,看到林鸢画画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摇着蒲扇在他身后用力扇风。

外婆:小林子,这么热还在上面画画,昨天刚起的痱子还没好。

林鸢:外婆,您看我画得怎么样?

外婆:画得好啊,我外孙可以当齐白石了,这是火烧赤壁吧,(指着起伏的屋顶)这是曹军的铁索连船。

林鸢摇了摇头:外婆,您说为什么太阳总是落得这么快呢,好看的晚霞一下子就没了?

外婆:太阳公公也要打烊回家啊,你爸也快回来了。

林鸢:老师今天教我们,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唉,如果能像照相机一样,咔嚓一声,摁下快门,把时间停止就好了,就可以一直看着晚霞,外婆脸上的褶子也不会一天比一天多了。

外婆捋了捋脸,笑着催促:快下楼吧,西瓜切好了,刚从井里捞上来的,冰凉冰凉的,瓤子可红了。

林鸢:真的啊?等一下。

林鸢心急火燎地在画板的右下角署名:三年三班 林鸢。之后,把画笔一扔,兴冲冲地跑下楼。

外婆:小林子,东西也不收!(收拾画板)乱糟糟的,被你爹看到了非打得你屁股开花。

(画外音)楼梯里传来扑通一声,紧接着是林鸢狼狈的哀嚎。

外婆担忧:怎么了?

林鸢(画外音):屁股摔得好疼……

外婆看着手上的佛珠:唉哟,佛祖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显灵。

镜头摇向深邃的夜空,银河如发光的丝带般映现。

 

2林鸢房间  日  (人物:林鸢

伴随着麻雀的叽喳声,林鸢醒了过来,他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长头发不修边幅,还染成非主流的金黄色,右耳打了个耳钉,脖子上挂着银色子弹吊坠,嘴角还叼着睡着前没嚼完的槟榔。

他的左眼眉梢贴着创可贴,右手臂上有一处淤青,他把槟榔往地上一吐,疲惫地坐起身,搔了搔金发。背后的墙上挂着NBA球员艾弗森的海报。

(画外音)麻雀的叫声仿佛就在耳边。林鸢扭头,看到靠窗的写字桌上,站着一只灰色的麻雀。桌子上狼藉一片,净是槟榔壳、烟头、空啤酒罐,他的短袖牛仔裤,还有《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的漫画。

林鸢欣喜:自来雀,看来要交好运了。

说完,麻雀就在他的短袖上留下了一滩屎黄的痕迹。林鸢大喝一声,麻雀敏捷地从窗台飞了出去,在窗外的电线杆上继续嚣张地叫。

林鸢气愤地朝麻雀扔槟榔壳,用粤语大骂:顶你的肺!

 

3林鸢  日  (人物:林鸢 三个混混

楼下驶来一辆电瓶车,车上坐着三个凶巴巴的混混,其中一个手里提着一桶红油漆。电瓶车自带音响,放着《古惑仔》的电影主题曲《战无不胜》,麻雀被惊得飞走。槟榔壳纷纷扬扬地落下。伴随着刹车声,三人抬头,林鸢慌忙低头。

坐在中间的混混瞪着眼睛,拣起掉落在肩头的槟榔壳,骂骂咧咧地:我靠,哪来的槟榔啊,还是被嚼过的?

另一个提油漆桶的混混用毛刷掸落他手里的槟榔壳:吠叫个毛,我们是来刷墙的,是不是想让街坊四邻知道?

前面骑电瓶车、体形壮硕的混混把钥匙一拔:不可以吗,欠了赌债就得还钱,还不了钱就得刷墙。

三个人中只有他戴着头盔,他把头盔的挡风片往上一推,又摘掉多此一举的墨镜。就在他准备摘头盔的时候,尴尬的事发生了,也许是头太大了,他费了好大劲才把头盔摘下来,发型全乱了。

一前一后两个混混扑哧大笑,下了车,往林鸢家门前走去。

 

4林鸢房间  日  (人物:林鸢 三个混混 外婆

林鸢躲在桌子底下,拿起一卷卫生纸,擦拭短袖上的鸟屎。一阵臭味袭来,他忍不住捏住鼻子,与此同时,楼下响起外婆拖沓的脚步声。

外婆(画外音):前几天你们计生办已经刷过了,怎么又来?

三个混混(画外音):快走,快走!

外婆(画外音):小伙子,回去跟你们主任说,我们家坚决拥护党和国家的政策,只生一个孩子。

当电瓶车驶离的声音传了上来,林鸢吁了一口气,突然意识到捏鼻子的手擦过鸟屎,连打了三个喷嚏。

(画外音)楼下传来电话声。

 

5林鸢家客厅  日  (人物:林鸢 外婆

电话声一直响着,林鸢穿着短袖牛仔裤下楼,衣角的一抹痕迹让他一脸厌恶,只能把衣角塞进牛仔裤里。镜头下摇,他的白色球鞋污渍斑斑,都穿得脱胶了还在穿。

林鸢:一大早上,谁打来的电话?(接起电话)喂喂喂?怎么没声音,说话啊,再不说话我挂了,神经病!

林鸢啪的一声挂掉电话。这时候,外婆伛偻地走了过来,她更年迈了,头发花白,手里端着电饭锅。

外婆:振英,吃早饭了,美美呢?

林鸢从她手里接过电饭锅,摆在饭桌上,桌子上除了三个碗,还有一个菜篮,菜篮里有几个土豆和两根黄瓜。林鸢表情漠然地往其中两个碗里盛粥。

林鸢:外婆,我妈已经不在了,您就不用给她摆碗了。

外婆讶异:不在了,她去哪了?

林鸢没有回答,镜头摇到两人身后,电视柜上摆着一副黑白相框,是一个女人的遗像。

外婆:早饭也不吃就去厂里上班了,真不爱惜身体,振英,你得说她啊,(指着菜篮)一大早我去了小南门菜市场,买了油条和汤包,我们吃。

林鸢:您这么早出门,油条、汤包都凉透了,中午吃吧。

外婆:好,我在粥里加了点猪油渣,你尝尝,可香了。

林鸢忍着恶心,用筷子夹起一只死蟑螂:外婆,粥也别吃了吧,我下点挂面给您吃。

外婆:下什么挂面,你那个钟表店才刚开起来,美美又要生孩子了,家里也不宽裕。

林鸢:外婆,我就是您的外孙林鸢啊,我都长这么大了。

外婆迷糊:林鸢……

林鸢叹了口气,将一包去了壳的核桃拆开,摆在她面前:您多吃点核桃,补补脑。

外婆反复念叨:林鸢,林鸢……

林鸢端起电饭锅走进厨房,留下一句:您也别提我爸的名字了。

外婆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

林鸢:因为他连一只蟑螂都不如。

说完,林鸢把粥都倒进了水池。

 

6林鸢  日  (人物:林鸢 外婆

林鸢头上戴着鸭舌帽,眼神阴鸷地走出家门。门两侧的墙上被混混们刷了四个大字:父债子还。油漆未干,一道道血红色的油渍流淌到地上。

林鸢转身进门,不一会儿,他拿了几张废纸出来,因为字太大,他只能覆盖“子还”两个字。废纸中有一张正是他少年时代画的“小镇黄昏”。

(画外音)耳畔响起多年前和外婆的对话。

林鸢(画外音):外婆,您说为什么太阳总是落得这么快呢,好看的晚霞一下子就没了?

外婆(画外音):太阳公公也要打烊回家啊,你爸也快回来了。

林鸢(画外音):老师今天教我们,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唉,如果能像照相机一样,咔嚓一声,摁下快门,把时间停止就好了,就可以一直看着晚霞,外婆脸上的褶子也不会一天比一天多了。

林鸢一脸怨愤:我现在才不要让时间停止呢,我希望生命的时间尽快流逝,这样就可以离开这个靠bei的世界。(备注:靠bei闽南语,骂人的话)

林鸢将水彩画揉成一团,随手往街对面一投,伴随着咚的一声,径直落进垃圾桶里。

镜头摇向浅蓝色的天空,片名出——快门先生

 

7林鸢家  日  (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大胡小胡上身穿着篮球服,下身穿着牛仔裤配人字拖,正好慵懒地走到街对面,看到林鸢投进,对视一眼,

大胡转动着右手指尖上的篮球,挑衅地:手感不错啊,要不去球场挑一下。

小胡:老规矩,赢一球十块。

林鸢指了指墙上的“父债”:我没钱。

大胡:没钱还这么拽。

小胡:偷东西的感觉,是不是很像从别人手里抢球啊?就像这样——

话音刚落,小胡眼疾手快地从大胡手里抢下篮球。

大胡:你小子,偷袭我!

两人在街道上争抢起来,林鸢扭头,往墙上贴纸。蓦地,篮球砰的一声砸在墙上,然后反弹到大胡手上。

小胡嗤笑:可别把他惹恼了。

大胡:惹恼了怎样?

说完,大胡又往墙上砸球,这次几乎贴着林鸢的脸砸到墙上,林鸢咬着牙,按捺住内心的怒火。

大胡:老爹欠了一屁股债,不知道躲到哪去了,讨债的一大早来刷墙,儿子在街头学人家扒窃,手艺不精被人打,真是一点希望也没有的家庭。

小胡:那怎么办,他是扒手,要不报警吧?

林鸢:你们敢!

大胡:我好怕哦,去球场挑一下,不管输赢,挑过了我们就管住自己嘴了。

小胡:你这一招绝了。

林鸢:我只有一个人。

大胡:一挑二,才显得你有能耐啊,就让你进攻好了,我们防守。不过,一局十个球,你差不多要准备一百块钱。

小胡:才一局啊,要不斗牛结束,再去打台球?

大胡哈哈大笑,球脱手砸向墙壁,林鸢猛地转身,将球一把抱住,往墙上涂抹,刮花油漆。

大胡惊愕:喂,干嘛用我们的篮球刮油漆啊?

林鸢:街头篮球、街头涂鸦,本来就是一码事,对了,还有街头音乐。

 

8篮球场  日  (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背景声)一首火药味十足的嘻哈音乐

林鸢和大胡小胡面对面站在球场上,剑拔弩张。林鸢熟练地运球,篮球表面被红油漆涂得面目全非。

(慢镜头)林鸢强行切入禁区,带球过人后,在内线即兴跳投,被大胡的火锅盖帽,篮球脱手,他敏捷地转身,又将球控制住。

林鸢用假动作骗过大胡,再一次冲入内线,这次他要上篮了。

大胡气急败坏:别让他上篮!

小胡飞扑上去,一把扯住林鸢的衣服,林鸢被他扯得摔倒在地,但手上的球依旧以一个完美的弧线抛向篮框。眼看球就要进了,大胡纵身一跃,把球拍落。

大胡学李小龙的叫声:接下来,你的每一球我都会像拍苍蝇一样拍落。

林鸢啐了口唾沫,从地上爬起来,将碍眼的创可贴一撕,眉梢上赫然露出一道月牙形的刀痕,还没有愈合。眼神与刀痕相映,显得凶悍起来。

小胡:他的小宇宙好像要爆发了。

大胡摩拳擦掌:那今天有的嗨了。

(切换画面)林鸢进攻,大胡小胡左右夹击,林鸢上篮被大胡盖帽,林鸢投篮被小胡粗暴干扰,大胡的巴掌拍在林鸢脸颊上,小胡将林鸢绊倒。

(叠化)林鸢脸上淤青,闭着眼睛瘫倒在地,大胡小胡也气喘吁吁地坐下,两人面面相觑。

大胡:这小子还真扛得住。

小胡:怕了他了。

大胡起身捡球:我们走吧。

小胡:就这么放过他了?篮球都被刮花了,我两百块钱在专卖店买的。

大胡:那你找他挑台球啊,我累得不行了,走了。

小胡:喂?

见大胡走出球场,小胡摇了摇头,悻悻然地跟了出去。

小胡:胡建民,等等我。

大胡:干嘛啊?

小胡:请我喝盐汽水。

大胡:胡建军,你身上也有钱啊,还让我请?

小胡:切。

小胡朝天翻了个白眼,伸手掏裤袋,裤袋里空荡荡的,小胡不可置信:钱呢,出门的时候我记得带了五十。

大胡:丢了吧,可能丢在球场了。

小胡:不会是那小子偷了吧?

大胡:我掏掏我的口袋——去你大爷的,我的钱也敢偷!

两人扭头跑回球场,发现林鸢已经不见了。

(画面闪回1)林鸢被大胡小胡左右夹击的时候,伸手去掏两人的裤袋。

(画面闪回2)林鸢脸上淤青,闭着眼睛瘫倒在地,嘴角咧开,微微一笑。

 

9关纾妤家  日  (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关纾妤 管家

大胡小胡一前一后追赶林鸢来到一栋豪华别墅前,从开满蔷薇的围墙里传来女生银亮的笑声。林鸢表情一怔,正好站在铁门前,一道晶莹的水花从门里喷射而出,溅了林鸢一脸。

林鸢回头,透过挂满水珠的眼帘,隐约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穿着碎花洋裙,长发披肩,手拿着一根浇花的水管。林鸢擦了擦眼睛,正想看得清楚,突然来了一个穿制服的管家,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林鸢走向铁门,从里面传来那个女生的声音。

关纾妤(画外音):老王,你怎么把门关上了?

管家(画外音):小姐,这是董事长吩咐的,不能让外人进来。

关纾妤(画外音):我是不是浇到路人了?我做园丁太差劲了,你赶紧招个人吧。

就在这时,林鸢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大胡凶狠地用手里的篮球砸林鸢,林鸢低头躲过,跑开一段距离。

小胡抗议:干嘛砸我的球!

说话间,两人跑到别墅前,铁门嘎吱一声打开,林鸢猛回头,他只看到大胡小胡惊为天人的表情,没有看到那个女生。

关纾妤(画外音):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铁门再次关上,大胡小胡回过神来,和不远处的林鸢目光相交。

大胡:别跑!

林鸢拔腿就跑,大胡小胡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议论。

小胡:那人儿长得真像仙女,那脸蛋那小嘴……

大胡:如果能……

大胡:癞蛤蟆还想着吃天鹅肉。

小胡:你才癞蛤蟆呢,你全家——

大胡:我们全家什么?

小胡一脚大力抽射踢飞路边的篮球,篮球划着弧线,击到林鸢后背,林鸢被砸得踉踉跄跄,脚步放慢。

大胡惊叹:胡建军,下回跟他比射门吧。

 

10露天停车场  日  (人物:林鸢 大胡小胡

林鸢跑进一处露天停车场,里面停满了车,他弯腰躲到一辆车后面。

大胡小胡紧随而至,举目四望,发现没有林鸢的身影。小胡俯下身,眼神敏锐地查看,当他看到一辆车底下露出一双脏兮兮的球鞋,放声大笑:在那呢。

两人跑到车前,发现车后面只有一双球鞋,人不见了踪影。

小胡措手不及:这小子太他妈狡猾了!

(画外音)传来赤脚蹬地的声音,大胡扭头看向停车场出入口,大呼一声:他要跑了!

林鸢正往出口跑,突然一辆货车按着喇叭驶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林鸢想要从旁边入口出去,又有一辆车驶了进来,把他逼了回来,就在这时,大胡飞身扑到,将他重重地压在地上。

(切换画面)大胡小胡将灰头土脸的林鸢推到围墙边,大胡挥起拳头,林鸢忙挡脸:平白无故打人干嘛?

小胡扇了林鸢两耳光:平白无故?偷了我们的钱叫平白无故?找死啊,把钱交出来!

林鸢:别血口喷人!

大胡把林鸢按在墙头:喷你怎么了,你本来就是个小偷,胡建军,搜他身!

林鸢:你侵犯我的公民权,我要告你!

大胡:小偷只有被搜身和毒打的权利。

(切换画面)林鸢的短袖牛仔裤被扒了下来,鸭舌帽被摘下来扔在地上。小胡搜了他的口袋一无所获,又掀开他的内裤,往里偷看。林鸢拼命挣扎,被大胡按得死死的。

小胡搔了搔头:还真的没有。

小胡不死心地用钥匙撬开林鸢紧闭的嘴,戳了戳舌头,突然想到什么,机智地一笑,走到之前的那辆车后面,捡起林鸢的鞋,闻了闻,不由地捂住鼻子。

小胡:一定藏在鞋垫下面。

小胡志得意满地去扯鞋垫,鞋垫丢弃在地上,还是没有找到钱。大胡不耐烦地问:到底有没有?

小胡将鞋子丢在林鸢面前,摇摇头:今天我们都走了背字运。

林鸢鄙夷地哼了一声,大胡对他吹胡子瞪眼:你哼什么!

小胡:别搭理这个臭虫了,去澡堂吧。

大胡:没钱怎么去澡堂?

小胡:胡建民,是不是要我提醒你该收保护费了。

大胡:噢,差点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对林鸢)你小子别这么嚣张,你家那条街都是我们罩的。

林鸢:你们罩着,怎么让Mark的人来刷我们家的墙?

大胡:什么马克,我还马克思呢。

小胡:他说的是小马哥。

大胡露怯:小马哥啊,他……毕竟是老前辈,而且你老爹确实欠了他赌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作为江湖儿女,也会尽力声援小马哥,还不起就天天堵你家门口,(大手一挥)走!

大胡小胡走后,林鸢有气无力地蹲在地上。骄阳似火,炙烤着他的皮肤,他抖了抖地上的衣服,嘴里嘟哝了一句:就你们一丘之貉,铁定偷你们的。

林鸢放下卷起的牛仔裤裤管,两张五十块钱原来都藏匿其中。左眼眉梢上的刀痕渗出血来,他忙用鸭舌帽捂住。

 

(闪回)11公交车  日  (人物:林鸢 公交乘客 金丝眼镜男 三个扒手 老太太

公交车厢里站满了乘客,林鸢悄悄靠近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金丝眼镜男,那人正低头看手机,手机页面打开是不堪入目的裙底偷拍。他一边看,一边猥琐地笑。林鸢瞪了他一眼,手灵巧地探入他的单肩包,拿走了一个皮夹。

(特写)皮夹里没有钱,只有几张银行信用卡、超市购物卡和健身会员卡,另外有一张是金丝眼镜男的身份证,林鸢不客气地扔到垃圾桶。

林鸢把皮夹塞入金丝眼镜男的单肩包(拉链未拉上),公交车到站,他正准备下车,蓦地看到三个扒手正围住一个坐在爱心专座的熟睡的老太太,用刀片割她的环保帆布袋。林鸢眯缝起眼睛,他看到老太太的帆布袋里有很多药瓶,老太太在睡梦中咳嗽了几声。

林鸢走上前,咳嗽了两声,以示警告,三个扒手冷冷地抬起头,其中一个扒手伸出舌头,舌苔上竟含着一枚锋利的刀片。他用两排牙齿咬住刀片,慢慢向林鸢靠近。

林鸢后退,就在这时,车身一阵摇晃,含刀片的扒手向林鸢扑了过来,对着他的咽喉扭头一划,林鸢侧身闪避。

金丝眼镜男:谁把我的背包拉开了,车上有小偷!

林鸢稍一分神,一个身影欺近,刀光一闪,他的左眼眉梢被划开了一道月牙形的口子,鲜血汨汨渗出。

含刀片的扒手低声:滚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林鸢的衣领被人一揪,金丝眼镜男怒气冲冲地站在他身后:是你干的吧?

林鸢大叫:放开我!

金丝眼镜男拧住林鸢的头:看你这么凶神恶煞,就知道不是什么正派人士,今天我秦某人——

林鸢:你不是叫秦寿吗?

众人嗤笑,金丝眼镜男恼羞成怒,暴打林鸢的头:还嘴是吧,当小偷还有理了是吧,我打得你满地找牙!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林鸢奋力把金丝眼镜男推倒,金丝眼镜男叫嚷:不能让他逃了,抓小偷!

车厢里群情激昂,将林鸢团团围住,其中也包括那三个不怀好意的扒手。

众人齐呼:抓小偷!抓小偷!

眼看不明真相的群众扑上来,林鸢被迫跳窗,由于公交车还在行驶之中,他被惯性带倒,在路边不停翻滚。金丝眼镜男把头伸出车窗,准备幸灾乐祸地拍照:把你拍下来,光天化日让你无处遁形。

突然他的手被路边伸出的枝桠刮到了,手机落地,他一脸崩溃地看着。

 

12药店  日  (人物:林鸢 阿珍

林鸢眯起被血糊住的眼睛,对着柜台前的镜子,笨拙地贴创可贴。一旁上围丰满的营业员阿珍看不过去,夺过创可贴,俯身贴向林鸢。

林鸢开玩笑:阿珍,你是用你的胸帮我贴伤口吗?

阿珍捂住胸口:讨厌,自己贴!

林鸢从她手里接过创口贴: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

阿珍:我能干嘛,只是可怜你,每天都要跑到我这里,不是这里被打了,就是那里受伤了。要不你还是逃离这个杀马特的镇吧?没什么前途了,所有的一切都停滞不前。

林鸢捋起金黄的刘海,将创可贴贴好:我还想逃离地球呢,逃得掉吗,再说把你的小药店当成疗伤圣地,光顾你的生意不是挺好的。

阿珍:林鸢,我们可是初中三年的同学兼铁打的同桌,朝夕相处,虽然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但至少你替我传过情书。

林鸢:这句话才是重点,我可是你的月老。

阿珍幽怨地叹了口气:如果那封情书你自己收下就好了,我抄的可是你喜欢的歌词……

林鸢干咳了两声,拍了拍胸脯:被口水呛到了,我先走了,创可贴的钱先欠着啊。

阿珍:你欠着好了,总有一天叫你连本带利地还。

林鸢头也不回地挥手:下辈子吧。

林鸢走后,阿珍托着下巴想着心事,身后响起婴儿的啼哭声,她正要回头,突然看到自己的胳膊肘下面垫着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纸币,骂了一句:靠bei啊,谁让你来我这里销赃了!

 

13林鸢家  黄昏  (人物:林鸢

林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他看到大门开着,朝着楼上喊了一声:外婆。

没有回答,林鸢不由皱起眉头,他看到电视柜前原本摆放着的黑白相框摔在地上,忙向楼上跑去。

(切换画面)林鸢找了厨房、浴室,还有楼上楼下的房间,外婆都不在。

他跑上天台,惨淡的夕阳将他映照成一个漆黑的剪影,他大声呼喊着:外婆,外婆!

 

14小南门菜市场  夜  (人物:林鸢 外婆

   (空镜)暮色四合,万家灯火。

   (叠化)林鸢满头大汗地跑到菜市场门口,那里的商铺都已经打烊了。外婆呆呆地站在一个包子铺旁边。林鸢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林鸢:外婆。

外婆回头,一脸茫然地看他:你是……

林鸢:我是——振英啊。

外婆一脸欢喜:原来是振英啊,你来了,包子铺还没开门,我想给你和美美买油条和汤包当早餐呢。

林鸢:太早了,您回去再睡会儿吧,等天亮了,我来买。

外婆:好。

林鸢搀扶着外婆:您小心点走,这路坑坑洼洼的,多少年了都没填平。

外婆:这菜市场是差了点,但人情味都在这里了。振英,钟表店昨天开张,生意还行吗?

林鸢:来了几个人修表链、装电池。

外婆:有人来就好,人人都带着一张嘴,会帮你把手艺和招牌宣传出去的。

林鸢:嗯。

外婆:美美怀着孩子,脾气差一点,你多担待一点,她要和你吵,你就走出去,家里由我劝着。

林鸢强忍着鼻酸:好。

 

15林鸢家  夜  /外(人物:林鸢 林父 讨债的人

林鸢将妈妈的黑白相框重新摆在电视柜上,相框玻璃已经碎裂了,他用透明胶在表面粘了几道。

(叠化)林父背对着林鸢坐在饭桌上,他喝得烂醉如泥,趴在桌子上。

林鸢走到门前,用小铲子一点点铲掉墙上的油漆。

(叠化)林父背对着林鸢坐在赌桌上,一边抽烟,一边打麻将,洗牌声哗啦啦的响着,与铲子的声音交融。

林鸢满手都是红色油漆,背对着满是刮痕但焕然一新的墙壁,他颓然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满天的星光闪烁着,他看了一眼,就垂下头睡着了。

(叠化)一群讨债的人拿着棍棒冲进了家门。

 

16林鸢家  日  (人物:林鸢 三个混混

林鸢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前一天来过的三个混混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

手提油漆桶拿着毛刷的混混:终于见到久未蒙面的林家公子了,怎么睡在门口啊?

骑电瓶车的混混好不容易脱掉头盔:废什么话,墙都被他铲白了,今天就直接泼吧。

另一个混混:泼油漆不是主要目的,我们是帮马哥催债的。

骑电瓶车的混混一把拽起林鸢:对哦,你什么时候还钱?再不还,我们就要动用非常手段了。

林鸢:什么手段?

骑电瓶车的混混一愣,看着手提油漆桶的混混,他用毛刷指着林鸢的鼻子,恫吓道:我们就天天住你家,24小时全天候通勤逼着你还钱。

林鸢打了个喷嚏:哦。

 

17林鸢家客厅  日  (人物:林鸢 三个混混 外婆

三个混混一脸窘迫地和外婆坐在饭桌上,外婆慈祥地笑着。林鸢端来电饭锅,掀开锅盖,里面的白粥热气腾腾。

外婆:小林子,他们都是你的同学?

林鸢对三个混混使了个眼色:没错,外婆。

三人忙点了点头,抢着帮外婆盛粥。

外婆笑眯眯地摸着骑电瓶车的混混健硕的手臂:发育得不错,身子骨都很壮实。

骑电瓶车的混混不禁一阵哆嗦,林鸢尴尬地一笑。

外婆:小林子,你爸起来了吗?

林鸢:我爸早去钟表店了。

外婆:他这样白天黑夜地干,身体可吃不消,毕竟不是小年轻了。

林鸢不屑:他晚上是去赌钱,已经欠了人家不少钱了。

外婆:哦,欠债就得还,不能拖着,把我存折拿来,我替他还。

林鸢:外婆,您的存折没钱了,我妈生病还有丧事把钱都花光了。

外婆:没钱那可以赚啊,我在家里闲着,还不如接一点来料加工。

林鸢转身走进厨房,外婆突然想到什么,站起身:对了,喝粥配着猪油渣才好吃,那个罐子我放哪了,我想想。

三个混混拘谨地:不用麻烦了,林外婆。

外婆:就当是自己家,别这么拘束。

外婆在电视柜上找到一个咖啡罐,拧开盖子,逐一往三个混混的碗里倒。三个混混低头一看,表情惊骇。

外婆:趁热吃吧,这是我亲手做的,很好吃的,动筷子啊。

三个混混:呃……

 

18林鸢家  日  (人物:林鸢 三个混混

林鸢和三个混混走到门口,看着三人不时反呕的表情,林鸢忍住笑:你们就全天候住我家吧,等着我把赌债全部还上。

骑电瓶车的混混:开什么玩笑?

林鸢:我不是开玩笑,我外婆在家,我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顾,像某个人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

提油漆桶的混混:你外婆有老年痴呆,你是想让我们守着她,以免她走失吧?

林鸢:这也是我希望达到的一箭双雕的目的,如果和我相依为命的外婆走失了,你觉得我会有心情还债吗?

提油漆桶的混混:说得倒也是。

林鸢:所以,家里就拜托三位了。

另一个混混:我们只能再给你两天时间,时间一到,你和你外婆都得去见马哥,你知道马哥的手段。

林鸢:我知道。

另一个混混:你到底筹了多少钱?做扒手来钱太慢了,你得勤快点。

骑电瓶车的混混:拉皮条来钱快,哈哈。

提油漆桶的混混:你怎么不让他去做鸭,嘎嘎嘎。

说到这里,三人笑成一团,笑声中带着嘲讽,林鸢扭头离开。

 

19关纾妤家花园  日  (人物:林鸢 关纾妤 管家 宾客们

林鸢尾随着管家走进拥有美丽景致的花园,禁不住赞叹:好气派啊!这宅子得上千万吧?

管家笑了笑,没有回答。

林鸢喃喃自语: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花园里人声鼎沸,正在举办生日派对,横幅上写着:关纾妤,20岁生日快乐,爱你哟!还有粉色和白色气球拼成的爱心造型。现场有专业的大提琴和钢琴演奏师,为派对助兴。

林鸢抬头看横幅:好怪的名字。

林鸢的视线在人群中搜索,最后落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关纾妤背对着林鸢,她一袭旗袍勾勒出柔美的曲线,乌黑的发尾盘成一个发髻,上面插着银亮的发簪,成熟中带着淑媛的气质。

关纾妤正在切蛋糕,那如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画风微变:我切歪了,我切歪了,你们将就吃吧。白巧克力归我——为什么?因为我喜欢白色啊,将来还要嫁一个白马王子,呵呵。

林鸢呆愣地看着,直到管家拍了拍他的肩头:林先生,(给林鸢指了一个绕开餐桌的路线)这边走。

林鸢:怎么要绕路啊,直接穿过去不就行了?

管家:可不能穿过去,太不礼貌了,我们是佣人啊。

林鸢:哦,我还没转换身份。

管家又笑了笑,让人感觉像是戴着面具。林鸢有些不适地皱起眉头。

(假想画面)林鸢一身黑衣,戴着黑面罩黑圆帽,俨然是佐罗的装扮,持剑将关纾妤劫出花园。众人吓得瑟瑟发抖。

林鸢OS:等我把她绑架了,勒索百万赎金,看你还笑得出来。

 

20关纾妤家客厅  日  (人物:林鸢 关书恒 方瑜 管家

客厅灯火通明,奢华的水晶吊灯映射出璀璨的光芒,周围不少的摆设都是艺术气息浓厚的意大利进口大理石雕像。楼道旁的墙面挂了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油画,立体派画风,价格不菲。

客厅的沙发是北欧风格,隐约透出贵族的气质。除此之外,还有结合中式风格的红木茶桌。关书恒就坐在红木茶桌边上,一边喝着普洱茶,一边看合同文件。

(画外音)传来高跟鞋的叩击声,他抬起头,迎面走来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她是关书恒的第二任妻子、关纾妤的继母方瑜。

方瑜俯身搂住关书恒的脖子,关书恒淡漠地说了一句:我正在忙呢。

方瑜不满地:忙忙忙,你就知道忙,连自己女儿的生日都不管了。

关书恒:等我把这份合同看完,你先过去吧。

方瑜:你这个亲爸还不如我这个后妈来的关心呢。

关书恒:别说自己是后妈,你就是亲妈,最亲的妈。

方瑜呵呵一笑:我走了。

关书恒:我送给你的那条翡翠项链呢,怎么不戴?

方瑜:太贵重了。

就在这时,管家领着林鸢走进客厅,方瑜袅袅婷婷地走了出去。管家忙介绍:那是董事长夫人。

林鸢正想问好,人家已经走远了,他尴尬地张着嘴,内心OS:她和她怎么一点都不像?

管家:董事长,这位就是来应聘的园丁。

关书恒盯着合同,头也不抬地:叫他过来吧。

管家:是,(对林鸢)还愣着干什么,董事长给你面试。

林鸢回过神来,疾步向关书恒走去,管家不满地看着他的背影:这人的脑袋是不是被猪亲过,呆头呆脑的。

关书恒:你去花园帮忙吧,(对林鸢)你坐下。

林鸢唯唯诺诺地:好。

管家离开后,关书恒的视线越过合同,扫了林鸢一眼,林鸢神情紧张地低下头。关书恒注意到林鸢闪烁的眼神,还有他左眼眉梢上的创可贴。关书恒呷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几岁了?

林鸢:林鸢,双木林,纸鸢的鸢,家住南门,今年21岁。

关书恒:哦,之前做过什么?

林鸢:在自己家的钟表店做过学徒。

关书恒:你会修钟表?

林鸢:会一点。

关书恒:可是我们家不需要修钟表的,我的怀表、客厅里的落地钟都是瑞士机芯,从来没有走错过。

林鸢:园艺我也会,在学校的劳动课上学过。

关书恒:那可不是你的专业,你这个年纪,一般只有高中学历。

林鸢:我很勤快的,学东西也快。

关书恒盯着他的脏球鞋:哦,那跑得应该也快?

林鸢:您……

林鸢鼓起勇气,注视着关书恒的眼睛,关书恒低头看合同,空气中仿佛有根弦紧绷着。林鸢忍气吞声地攥紧拳头。

(假想画面)林鸢穿着笔挺的西装,胸前别着红玫瑰,俨然是教父的装扮,眼神桀骜,他拿枪挑开关书恒的合同,扳动扳机。

(画外音)从花园方向传来女人的尖叫声,打破了两人的僵持,关书恒霍地起身,向外走去。林鸢也跟了出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